——桃文化美学价值

  摘要    桃、桃花因其物色美、景观美而引起人们对自然美,生活美的追求,给人们带来坚定、美好的生活信念和理想。其美学价值独树一帜,“是人类历史的伟大成果”。(《美的历程》语)
  众所周知,美学是以张扬人文品格、提升人生境界为归趣的人生哲学。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中华传统美学,博大精深,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从大量的历史文化遗存和社会文化产品可以看出,中华民族的审美心理具有极其鲜明的地域特征和民族特色。由于中国地理位置相对封闭、独立,但内地辽阔,资源丰富,中国人在无求他人的情况下独立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农业文明,这使中国文化的气质具有了典型的内向型特征,中国文化的风格相应成为和谐型,中国文化的内核也成为伦理型。在漫长的历史进化和文化选择的过程中,地理和气候因素制约着人们的物质生产方式,模塑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环境中产生、发展的桃文化,必然与中国传统文化、传统美学根源性、承传性保持着一致性。具体分析看,桃文化与中国人审美心理社会化的传统模式有四个方面是相通、相一致的:一是追求美和善,朴素的和谐统一;二是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人与自然之间是平等的,是一种亲和、友善的关系;三是追求理想与现实的统一,情与理的统一;四是审美文化信息的基本方式为艺术美的熏陶、自然美的感化,日常生活的濡化,也就是审美的教化。尤其是日常生活的濡化,寓于生活环境中的各种文化因素总是在无形之中潜移默化地对人发生着影响。中国古代风俗习惯、生活礼仪等,蕴藏着丰富的民族审美文化因子,是传播递送民族审美信息的一种特有媒介。中国古代的审美教化是零散的,但却是丰富的。纵观桃文化的产生和发展,蕴藏着丰富多彩的美学信息有着浓郁的民族共同美,千百年来,丰富着人们的精神食粮和理想追求,给人们带来无限的快乐和幸福幢景,奏响着人民群众铿锵合鸣的心灵乐章。
  一、桃之实物自然美
  作为植物层面的桃,当属肥桃为最。肥桃果实肥大,一般单果在200-300克,大者近900克,营养丰富,外形美观,色泽呈淡黄色或红色,被誉为群桃之冠。桃作为一种植物,较好成为实用性与审美性有机结合和统一的典范。
  桃属蔷薇科,为落叶乔木,高约丈余,树姿半开张,一年生枝绿色,桃叶呈披针形,长四、五寸,边缘有锯齿,蜜腺肾形;阳面暗红色,主杆灰褐色,皮孔小而少,花为蔷薇型,深粉红色,花粉能育,量多,雌蕊与雄蕊等高,萼筒内壁黄绿色。
  桃品种较多,肥城等地都已经做到了四季产桃、四季都能吃上鲜桃,如春季的油桃、夏季的六月白、黄桃、秋季是桃熟旺季,冬季的冬桃、雪桃等。
  多品种的桃,带来了多种多样的桃花。其形态结构为:花单生,有白、粉红、红等色,重瓣或半重瓣,花期为3月底至4月份初。
  桃花是中国传统的园林花木,其树态优美,枝干扶疏,花朵丰腴,色彩艳丽,为早春重要观花树种。
  自然美是天然的本色之美,出于自然造化之工,其审美属性具有变易性和多义性的特点,并且大多同人的实践活动有关,自然美的变易性决定了同一自然景物在不同境况不同条件下,其美的层面、美的程度、美的风貌、美的表现往往各不相同,也就给我们带来了自然美审美意蕴的朦胧多义性。自然美重在形式,首先是以其自身的属性如形状、色彩、声音而引起人的美感的。同时也有一定的社会性内容,但往往是通过主体的移情、暗示、象征来体现出来的。源于自然造化的自然美对于人性的完美发展具有独特的陶冶功能。其可以强化人的生命意识,培养人的生态意识,具有陶冶人高雅情操的心灵美育的作用,还可以培养人对于形式的敏感性等。自然美以一流的声、色、形、质等形式美因素以及均衡、对比等形式美法则,对人类形式美感的培养发挥着重要效能。
  1、桃,以肥桃为例,大者直径12厘米左右,重700克左右,其形象人心,又因果面微尖,凹起外部旁侧有一凹如佛脐而称为“佛桃”。这两种说法不论哪种,从形式上都给人的直觉上的震撼。前者想到人的心脏,是人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后者从精神上给人一种神秘色彩。
  2、树,桃树生长强健,对土壤、气候适应性强,无论丘陵、平原、滩涂等,均可选择适宜品种进行栽培。还有盆景式桃树。桃树高约3米左右,树姿半开张,枝叉多,易造型。冬季时节,经过打叉剪枝,苍劲古朴,枝干挺拔,姿态多样,容易入画。其结构、色彩等感性特征直接引起观赏者的美感。
  3、桃花,桃花的品种丰富多样,为春天的艳阳花卉,花叶同发,花色多为粉红或深红色。其美感主要体现在花色之美。桃花三月底,四月初开花,花期较早,时值万物复苏,人们郊游踏青之时,明媚的阳光,万树仍是枯枝,而桃花盛开,花色更加衬得鲜艳夺目。在所有的色彩中,红色是最艳的,最吸引人的,美学知识和生活经验也都告诉人们,色彩比较线条更容易进入人的视野,引起人的感官反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如胭脂,似红霞,绚烂无比,成为春天舞台上的主角。广大人民群众文人骚客无不对桃花倾心爱戴。深红、浅红的,平原的、山间的,阳的、月光下的,无不给人们留下美好的印象。风和日丽,清山绿水,桃花的艳丽的花色成为唤醒春天的芳物。
  桃花的形和香也给人们以泌心的美感。桃花由花梗、花萼、花瓣、花蕊、花药等组成。花形可分为蔷薇形、铃形、花瓣形状有圆形、卵圆形、椭圆形、长圆形、花瓣又分单瓣(五瓣)和复瓣。
桃花花期分六个时期,不同时期有不同花期的美感,唐代薛能写的《桃花》一诗较详尽地描写了桃花姿态形象。唐代诗人皮日休,清初诗人杨思本都写过《桃花赋》。桃花的神态也是文字作品中描写最多,最能给人的美的享受和艺术价值较高的部分。桃花繁密娇美,仪态夭娆,别具韵致。
  写桃花之香的古诗当属宋朝蔡襄的《过扬乐道宅西桃花盛开》:“城隈绕舍似仙家,舍下新桃已放花。无限幽香风正好,不胜狂艳日初斜。”桃花的香气较淡,只有心细、静静地感受才能体悟到。桃花之香属于嗅觉和心理感受,因其味淡,又因其受花色之感染,因而更具一份清纯细腻的美感。
  置身于大自然的美丽风光之中,不但会使我们得到美的享受,使自然景观与人的情感交融在一起以达“畅神”的境界,更会使人的情操得到陶冶,心灵得到涤荡。桃花的风景美主要表现在不同气候之美和不同种植形式之美。
  阴晴雨雪,落霞烟雾,都可以显现桃花那如锦似霞、妖艳芬芳的佳影。晴日艳阳的桃花尽情绽放,展示着令人炫目的色彩,夕阳中的桃花则显得温和而柔静,清晨沐浴朝霞的桃花更加润泽,剔透而别具佳致;与晴空下桃花的热烈相比,雨中的桃花姿态则颇具阴柔之美,莹润粉嫩之美,一簇一团团的桃花与春如诗如画的体贴,使桃花尽显其生命的另一种美感:含蓄、温柔。
  桃树生长适应性强,种植形式也灵活多样,不拘一格。有单植、数植、片植和盆景桃树等,片植桃树在春日花开之时,更能加强花色对人的视觉冲击力。如韩愈《桃源图》中写道:“种桃处处惟开花,以原近远蒸红霞”,写出了桃花壮美的景象,如万顷霞光在蒸腾。美丽的风景还影响着人的心态。平生不太爱桃花的陆游晚年也写出了《泛舟观桃花》:“花径二月桃花发,霞照波心锦裹山”。杜甫也有“九重春色醉仙桃”对桃花之誉。
  每到四月初,中国桃都肥城“世上桃源”的十万亩桃林,桃花开了,“灼灼地,漫山遍野,火一般燃烧,只是比火更柔静,更持久不熄”。置身其中,无不被桃花海泽这种总体形态、空间形式和审美主体(我们)在观赏美景时的心理生理感受构成的自然风景的形象美所感动所陶醉,那种愉悦难以言表。
  桃花自身的美感在与其他植物、山水映衬时更能凸显出来。
  桃花与风的组合,风吹花开,风吹花红、风吹花盛,春风、东风使桃花摇曳多姿,形成一种生机、希望、喜庆、欢快的动态美。
  桃花与雨的组合,雨润花开、雨润花红,更加艳丽,更加蓬勃。
  桃花与水的组合,因水而滋润,而开放,而鲜丽夺目,而有灵性。
  桃花与山的组合,山势而雄、而峻、而险、而秀、而奇,山因桃花而有动感,有节奏,有层次;花因山而多姿,而神秘、而引人入胜。雄与柔的结合,使景观更加壮美,使欣赏者更加增加美感,返璞归真,融于自然,达到天人合一的畅神境界。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1 [1] [2] 

鲁公网安备 370983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