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桃文化首先是一种物质文化。因桃成为人类食物的可靠来源的同时,也构成了人类精神世界的神秘意象。桃的食用、药用、美容价值逐步被人们可认识,并发展成为中国对世界性重大贡献的经济果树之一。
  桃树浑身是宝。自古以来,人们就认识到桃的经济价值和营养价值。中华民族医学宝库中,也多处记录了桃叶、桃仁、桃胶、桃根、桃花和桃的美容和药用价值。而今,桃和桃木的综合利用价值越来越被人们重视,逐步开发出系列深加工产品,走出国门,受到中外人士的喜爱。
  一、营养价值
  桃,作为一种鲜美食物,已由过去的时令水果,改变为四季有桃,品种繁多,不仅令人赏心悦目,更以其营养价值受到百姓的青睐。
  以佛桃为例,一般单果重200-300克,最大者900克。含糖果一般为11.4-14.6%;含果较为0.25-0.43%,含可溶性固形物为14.27-32.9%;每百克果肉中含维生素C10.22-10.44%。此外还含有少量的维生素B1、B2、脂肪、蛋白、苦杏仁等经及钙、磷、铁、钾等多种元素。
  我们的祖先很早就知道桃的营养价值,并将桃称之为“寿桃”。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卷十则说的更明白:“仙王桃,服之长生不死”。晋代著名道士葛洪著的《抱朴子》内篇第十一卷《仙药》中提出“芝、玉、方母、雄黄、茯苓、桃、地黄等……”。从大量的古代文献中得知,古人们对桃的营养价值并能延年益寿是有共识的。
  体现在古人们对桃的营养价值的高度认识上,主要还是两个方面,即大量种植、繁殖桃树和由吃生果转而制作肴馔。
  商初大臣伊尹,幼为庖人收养,遂精通烹调之术,他向汤王申张自己的治世主张时,曾用植物花做菜食作喻,应该就有桃花吧。
  先秦时代,与食馔相关的花卉有菊花、桃花、兰花等。到了汉代、菊花、桃花、兰花依然为人们所偏爱,并且已经开始用它们来浸制出美酒。这应该是世界上较早用花来酿酒的。在唐代的诗文中鲜花入馔的诗文已屡见记载。唐代有一式著名的糕点称“百花糕”,据《隋唐佳话录》记载,是女皇武则天的发明。相传,有一年花朝节到了,武则天率宫女游园观花,看看那些争奇斗艳的花,她突发奇想,命令宫女采下大量的各种花朵,回宫按着她的设计方法和米捣碎,蒸制成糕,即名“百花糕”。每逢花朝之日,她都用这香糯可口的点心作为礼品分别赏赐群臣。
  宋朝人林洪著的《山家清供》、明朝人高濂著的《遵生八笺》、清朝人顾仲著的《餐芳谱》和徐珂著的《清稗钞·饮食类》以及散见于《群芳谱》、《广群芳谱》和专类花谱、各种笔记小说、文学读物之中鲜花入馔食谱比比皆是。如《金瓶梅词话》第四十九回,西门庆宴请胡僧,点心名目就有白糖万寿糕、桃花烧麦等。
  以古代的医家和养生家的眼光看,由于花卉具有一定的药理作用,适当食用花卉制作的肴馔,会有益于人的身体健康。因此,历代的药物学著作中,也多有服食花卉,以产生疗疾和保健作用的记述。
  我国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中,有关桃、桃花的内容,如粒粒珍珠,如“雪焻桃脯”、“桃仁豌豆茸”、“瓜桃里汁”等。如今在泰安、肥城等地的酒店、饭庄也经常见到用桃、桃花、桃仁等做的佳肴,可谓传承有序,推陈出新。
  二、药用价值
  中医认为,药食同源。桃,作为食用水果,历史悠久,作为药用植物,也非常久远。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和中医研究所鉴定,在河北省藁城县台西村商代遗址考古发掘出土的文化层里发现的30多枚桃仁,均为医药用物,这说明早在商朝中期,桃仁的药用价值就已经得到了运用,其作为一种医疗俗信,已存在于人们的社会生活中。
  桃的药用价值,在花、在枝、在根、在叶、在胶、主要还在桃仁。《尔雅注》指出:吃冬桃可以解劳热。而肥城产的冬桃在中秋节之后,个大味美,不亚于佛桃。唐代名医孙里邈称桃为“肺之果,肺病宜食之”。《名医别录》中讲,桃、味甘、酸、性平、归胃、大肠经,能益胃生津,润肠燥。《神农本草经》上说:“桃核仁味苦、平。主瘀血血闭,症癖雅气,杀小虫”。《用药传心赋》记载“……桃仁破瘀血之佳珍。”《治病主药诀》中记载:“……血滞桃仁与苏本”……“桃仁、决明子各9-12克,水煎服,可治高血压头痛”……桃奴、幼果切片焙干代茶饮,具有敛肺、敛汗、活血、化瘀等功效。现代医学证明,桃仁含苦杏仁甙、脂肪油、挥发油、苦杏仁酶及维生素B1等。桃叶具有防治疗糖尿病的作用。据李时珍《本草纲目》里专辟“桃篇”剖析桃之医药性能,是难得的中草药。记载:“桃实、桃仁、桃毛、桃臬、桃花、桃叶、桃茎、桃树皮、桃腰、桃符、桃橛”均能治疗多种疾病。
  桃类实物既可以直接入药,也可以做成药膳。在上古时代,药物与食物是分不开的。传说商汤有一位名叫伊尹的大臣,精于烹调,又通晓药性,常亲手调制汤液医治病人。后人为了纪念他,流传下了“伊尹汤液”的说法。早在西周,宫廷里就有了“食医”的官职人员,专做帝王的饮食保健工作,膳食品制作已多样化,随着食方经验和知识的积累,食疗理论也产生了。我国第一部医理论著《黄帝内经》中,就说明了用药的同时辅以食疗的重要性,又指出各类食物都需要摄取,和现代平衡膳食观点基本一致。现今国家医药卫生部门公布的药食同源目录中也有桃类实物。
  纵观我国历代药物和食疗健著作,均不乏涉及桃的方剂。如“红枣纯乳鸽”中有桃仁、黄芪、山药等,可以温肺祛寒;如“桃仁桂鱼”,可以活血化瘀通窍;如“桃肉红花饮”,可治疗祛瘀导滞消肿;如“桃仁粥”、“桃仁山楂粥”、“芝麻桃仁糊”等,可以活血祛瘀,消痛散结;如“玉竹牛    月汤”,可以养阴益、润肤增白,如“蜜桃汁”可补气生津,“桃仁墨鱼”可通经活血,“龟台四童酒”可安五脏,悦容颜,壮精神,乌须发,延年益寿。“黄芪桃仁粥”可活血通络,“桃叶茜根饮”可疏肝解郁,“桃胶玉米须饮”可治疗糖尿病,“桃仁朱砂酒”可治心悸怔肿,“木耳桃仁方”可治疗四肢麻木不仁症,“桃奴鸡蛋”可行血安胎,治习惯性流产,“枇把桃仁茶”可化痰和胃降逆,“桃茎白茶”可排毒消肿,治疗被狂犬咬伤初期,咬伤部位有隐痛感。还有“桃仁承气温”、“杨桃蜂蜜汤”、“桃仁生地酒”等等,在此不再一一列举。
  三、美容价值
  桃花是我国著名观赏花卉之一,它是春天的象征,美好的象征。人们常用“艳若桃李”、“人面桃花”来形容少女们的容貌俊美。桃花还是润肤凝脂、美容的佳品。
  桃花的美容功能主要与桃花中有多种营养成分有关。据化验分析,桃花中含有较多的山柰酚、香豆精、三叶豆甙等三萜类有机化合物,能够扩张血管和末梢毛细血管,使血管富有弹性,具有增强活力,疏通经络,活血化瘀,润泽皮肤,益颜悦色的功效。尤其是桃花中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B、C和铁、钾、镁、锌等多种微量元素,益于肌肤,通过皮肤和体内的吸收,在生理氧化还原过程中,产生氧化有机物的活性,能防止肌体中脂质过氧化物和抑制巴色醌氧化作用,使深色型色素转化或还原成浅色型色素,防止黑色素在皮肤内慢性沉着,从而有效地清除体表有碍美容的黄褐斑、雀斑、黑褐斑,对老年人衰老色素—脂褐质色素的防治,也有显著效果。桃花中还富含植物性蛋白和多种氨基酸,其氨基酸均呈现游离状态,容易使皮肤吸收,对防治皮肤干燥、粗糙、皱纹和对脂溢性皮炎、化脓性皮炎等十分有益。
  古人在实践中较早地认识到了桃花的美容价值。《本草》中就曾有较多阐述:“令人好颜色”、“悦泽人面”、“服三树桃花尽”、“酒渍桃花饮之,除面疾、盖颜色”。
  相传南北朝时期卢士琛之妻崔氏春日以桃花和雪给儿子洗脸,她边洗边唱到:取桃花,获白雪,与儿洗面做研华。后来人们就沿用桃花和雪水浸渍洗脸,来保护人的容颜。
  在美容养颜方面,比较成熟的验方有:《本草纲目》中记载的“桃仁洗面液”,可使皮肤光洁、润泽、红活;《普济方》中记载的“双花(桃、杏)白面液”,可对面部黑斑、粉刺、瘀血有治疗或消散作用,边洗边按摩效果较好;《太平圣惠方》中记载的“桃花瓜子蜜”对黑痣、黑斑有较好疗效;《备急千金要方》中记载的“桃花酒”,可消除黄褐斑,令面白如玉。“令百岁老人面如少女,光泽洁白”。其他还有“桃花祛斑茶”、“鲜桃面膜”、“桃花白芷酒”、“桃花美容膏”、“桃花木瓜酒”等等。
  几千年的文明史证明,大自然的提供给我们的植物,是取之有效也是最安全的。今天,当我们身边有了太多的现代的、科技的东西时,回过头来,找寻最自然而便捷的方式,或许这种回归会有意想不到的功效。
  四、经济价值
  据记载,桃原产我国,4000年前就被我们的祖先所驯化,产生了买卖关系。约在汉代开始传播到国外,清代已有分销各地的记载。现已遍布世界,雄居核果类果树之首。
  桃的综合开发利用是上个世纪的事。从其经济价值来分,主要有两大类:即食品加工和桃木工艺品。食品类主要有,肥桃白酒,肥桃果酒,肥桃饮料,肥桃罐头,肥桃(花)果哺、肥桃菜肴;工艺品类主要有桃木剑、桃木如意、桃符、挂件、十二生肖等,1986年,肥城被农牧渔业部确实为名优土特产品(肥桃)基地县。肥桃现种植十万亩以上,实现了“四季有桃”,成为当地农民的经济支柱之一,肥城一大产业。同时已形成了科研、生产、贮存、加工、销售一体化的格局,在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
  作为一种普通植物,有着四大价值,无论古今,无论老少,无论男女都如此钟爱,唯桃无他。确是上天厚赐给天下百姓的福寿之果。



鲁公网安备 370983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