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文化故事

  摘要    有关桃文化的神话、传说和故事历史悠久,丰富多彩,想象奇特。主要内容为趋吉避凶,平安长寿等。流传广泛,时有新意。
  桃的故事犹如一颗盛果期的佛桃树,千百年来,结的硕果累累,一个接着一个,一串连着一串……
  众所周知,神话是远古人民表现对自然及文化现象的理解与想象的故事,是人类早期的不自觉的艺术创作。我国神话中叙述事件最早的是“开天辟地”神话。《诗经》是我国记载神话最早的著作。而《山海经》这部先秦时期的奇书,最重要的价值在于保存了大量的神话传说,从中也可以看到几分真实历史的影子。
  《夸父逐日》和《桃都山神话》是两个最具代表性的有关桃的神话作品。对这两则神话历代文人学者研究颇多,观点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夸父逐日》神话讲的是追求光明与大自然斗争,是一个民族迁徒神话。神话的“夸父”是神或人或动物或图腾或氏族名,我认为都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体现出了先民的精神追求。正像有的学者讲的:“神话思维是在人类发展的一定阶段上,在特定的生产方式、生活形态和心理环境中原始人类的一种特殊智力形式和思维方式,是原始人民借以认识和掌握世界的一种‘理论思维’体系”。


  《夸父追日》讲述的是这样一个神话:


  从前的博文国里有一位臣人,名叫“夸父”。他经常住在北方大荒中一座叫做“成都载天”的山上。他奔跑起来很快,衣着打扮也很奇特,左右两个耳朵上挂了两条蛇,算是耳环,左右两中手里握着两条大黄蛇,显得十分威武。
  有一天,夸父看见原野上西斜的太阳,忽然想到:“太阳落下地去,黑夜便要来临,我喜欢光明,我要去追赶太阳”。这一奇想,使他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悲壮的事情。
  夸父追着太阳飞快的奔跑着,跑啊跑啊,追呀,追呀,快得就像一阵风,瞬息间便已超越千万里。一直把太阳追到了禺谷。也就是太阳落下去的地方。
  一团极大的红亮的火球就在他的面前,夸父欢喜地举起双手,想把这个火球捉住,但极度的疲劳使他口渴难耐。他伏下身子,拼命地喝黄河和渭河的水,转眼之间,黄河、渭河的手都被他喝干了。他又向北方跑去,想去喝大泽里水,可惜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在中途渴晕了。
  夸父颓然地像一座山样地倒下来,大地和山河都因这巨人的倒下而发出轰然的震响。这时,太阳已向禺谷落去,把最后的几缕金色的光辉涂抹在夸父的脸上,夸父遗憾地看着西沉的太阳,便把手里拄的杖奋力往前一抛,闭上眼睛长眠了。
  当东方的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便发现了原野上死去的夸父,已经变做了一座大山。山的北边,有一片绿叶茂密、硕果累累的桃树,传说就是夸父抛出去的手杖变成的。一片片桃树结出了蜜甜可口的果实,供给后来追寻光明的人解除口渴,使他们一个个精神百倍。不惜牺牲地去努力奋斗,奋勇前行。这段神话出自《山海经·海外北经》原文只有37字。
  另一个颇具代表性的桃文化神话“神荼、郁垒”也叫“桃都山神话”,今本《山海经》未见记载。但很多典籍中均有记载。如王充的《论衡·订鬼篇》、《乱龙篇》,司马迁的《史记·武帝本纪》、《后汉书·礼仪志》、《太平御览·果·桃》、宋裴骃的《集解》注、《文选·东京赋》李善注引《风俗通》和《汉学堂从书》辑《河图括地图》等等。研究专家指出,这是一个氏族融合的神话。神话中的“桃都山”是夸父族人聚居地之一;“神荼、郁垒”是扶桃木的守护神,“鸡”、“桃”、“虎”、“鬼”均为图腾崇拜的氏族,大桃树上的天鸡是扶桑树上的太阳鸟的变体,是桃林文化和扶桑文化的结合。汉朝王充著的《论衡·订鬼篇》对这则神话是这样描写的:
  《山海经》又曰: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种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以时驱之,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
  我国有关桃的民间传说从地域上说的是广泛的,从内容上看也是丰富多彩的,有植物、动物的,有神仙人物的,有仙桃来源、食桃成仙的,也有桃枝避邪驱鬼的。在此录几种不同类型的有趣传说。


《肥桃的传说》


  在肥城的西尚里村桃园里,有一颗古老的桃树,谁也说不清这棵精壮的桃树活了多久。听当地的老者讲,这棵桃树与当年王母娘娘的举办的一次蟠桃会有关系。
  相传在肥城的白云山下,住着一户姓王的老汉。老汉个子瘦小,年逾花甲,家贫如洗,在山坡上用茅草搭起了三间破草房,艰难度日。
  王老汉日子虽然过得艰难,但他特别喜爱桃树,房前屋后,地坡下都种上了一株株桃树。每到清明前后桃花盛开的时候和仲秋前后桃子成熟的时候,王老汉都坐在桃树下,叼着旱烟袋,滋润有味地吸着烟,享受着一份别人无法理解的快乐。
  有一年,天大旱,地里庄稼颗粒不收,桃树也象得了瘟疫一样无精打采。人们无法生活下去。王老汉一家只好随着逃荒的人流四处乞讨。后来王老汉终于支撑不住,病卧不起,临终前他爬到庙前,祈求老天爷下点雨,救救天下的百姓,但老天爷始终没有睁眼,龙王也没有抬头,王老汉含恨死去了。
  王老汉死后,王老婆婆的日子更加艰难,竟也一病不起。为了给老母亲治病,儿子把种的桃子全部卖了,可钱还是不够,还有一味贵重的营养药配不上。儿子想,药不全,治不好病。便焦急地问大夫:“这味药有什么可以代替的吗?”大夫回答道:“有,需要你腿上的二两肉即可”。儿子听罢,二话不说,回到家中,取出菜刀,从腿上割下了一块肉,为母亲煎药服用。王老婆婆的病真的就慢慢好了。
  这件事正好给准备到泰山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会的七仙女看到了,七仙女回禀了王母娘娘,并请求降福人间。王母娘娘听后很是感动,便将一棵硕大的仙桃核投落到白云山脚下王老汉的桃园中。果然,桃核长出了一株高大的桃树,结的桃肥大,汁甜,每个都在一斤以上,人们无不啧啧称奇。
  从此,这一家,这一带逐渐富裕起来,桃树也繁衍开来,一片一片铺满百里山坡,成为驰名中外,群桃之冠的肥桃之乡。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1 [1] [2] 

鲁公网安备 37098302000013号